當好主力軍:政策性銀行金融扶貧取得實效

2019年09月30日 15:09金融時報-中國金融新聞網

目前,脫貧攻堅戰已進入決勝的關鍵階段。9月中旬,銀保監會召開政策性金融機構扶貧工作座談會時提出要求,各政策性金融機構保持金融扶貧政策的連續性、穩定性,發揮好金融扶貧主力軍作用。

事實上,在今年年初農業發展銀行、進出口銀行的年度工作會議上,脫貧攻堅工作即被確立為2019年需要繼續重點推進的主要任務。時間過半,政策性銀行金融扶貧成效如何?有哪些典型經驗和做法?監管層召開專題座談會強調扶貧政策連續性、穩定性,用意何在?《金融時報》記者近日就此話題采訪了多位業內專家及銀行機構負責人。

“與商業銀行相比,政策性銀行在金融扶貧方面有其獨特的優勢,目前來看,也的確發揮了扶貧主力軍的作用。下一步需要關注的是,如何在扶貧工作進入‘啃硬骨頭’的關鍵期,拿出切實管用的措施和辦法,不斷提高金融扶貧質效,確保各項扶貧舉措落地生根。”盤古智庫高級研究員吳琦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目標任務完成超過序時進度

有沒有發揮主力軍的作用,數字最能說明問題。相關統計顯示,截至2019年二季度末,開發銀行、政策性銀行扶貧貸款余額占全銀行業扶貧貸款余額的一半以上,是當之無愧的脫貧攻堅主力軍。

農發行在今年3月初給全行定下目標任務——2019年全行扶貧貸款累計投放要不低于2600億元,產業扶貧貸款投放力爭達到扶貧貸款投放量的40%;“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扶貧貸款增速高于全行扶貧貸款增速;國家級貧困縣分支機構實現扶貧貸款業務全覆蓋。

截至目前,完成情況如何?農發行透露的最新數據顯示,今年1至8月,全行累計投放扶貧貸款2044.23億元,已完成全年2600億元投放任務的78.62%,超過序時進度近12個百分點;特別是在6至8月開展主題教育期間,投放974.73億元,完成該期任務的150%。其中產業扶貧貸款投放1146億元。

此外,截至8月末,農發行全行扶貧貸款余額13406.66億元,比年初增加676.57億元,增速5.31%;深度貧困地區扶貧貸款余額2373.37億元,凈增131.87億元,增速5.88%,高于全行扶貧貸款平均增速。

進出口銀行的金融扶貧工作重點則主要集中于對甘肅省岷縣和重慶市云陽縣兩地的定點幫扶。截至2018年年末,進出口銀行對兩縣累計發放貸款3.78億元,以“政銀保+小微企業”模式,對當地擔保公司完成授信5億元。2018年岷縣超預期退出貧困人口2.4萬人,貧困發生率由年初的17.09%下降到11.4%;2018年8月,云陽縣高質量通過國家驗收,實現脫貧摘帽。

“從國際上來看,政策性銀行是解決貧困問題的主導力量。”吳琦認為,政策性銀行之所以能夠發揮主力軍作用,原因在于相比商業銀行而言,其具有三方面的獨特優勢。“一是資金規模大,資金成本低,政策性銀行以國家信用從金融市場融資,市場認可度較高,充足的資金規模和較低的資金成本,有利于實現商業可持續;二是政策性銀行基于社會效益和保本微利開展扶貧業務,利率更為優惠,產品期限也更長;三是政策性銀行具有定向特惠、放大政府信用的優勢,而且農發行和進出口銀行在各自的專業領域已經積累了較深厚的業務基礎,比如農發行在保障糧食安全、農業現代化、補齊農村基建短板等方面經驗豐富。”

金融扶貧重點在于實效

對于政策性銀行在開展扶貧工作中的優勢,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研究員甄新偉持有和吳琦相似的觀點。他在受訪時表示,“政策性銀行的資金來源、資金成本以及風險偏好等基于政策性金融制度運行,因此更匹配扶貧業務風險收益特征。此外,政策性銀行在長期發展中積累了較為豐富的政策性金融業務經驗,也有助于高質量發展扶貧事業。”

而政策性銀行的扶貧實踐也證明了這一點。不少金融扶貧案例顯示出,政策性銀行不僅在自身熟悉的專業領域發揮金融扶貧功能,還勇于探索創新,出現了不少新模式、新舉措。

“以前種地一年賺不了多少,現在能收入10萬元左右,比種地賺錢多,還輕松。”山東省臨沂市沂南縣岸堤鎮朱家林村村民劉萍在村里辦起了農家樂,日子過得一天比一天紅火。而朱家林村從“窮山村”“空心村”到國家級田園綜合體的嬗變,離不開政策性銀行的支持。

據了解,沂南縣朱家林田園綜合體貸款項目是農發行山東省分行支持的系統內首筆現代農業園區中長期貸款項目。“目前項目總投資6.7億元,其中資本金2.7億元,占比40.5%;申請農發行貸款4億元,占比59.5%。我們采用保證和質押相結合的擔保方式,由沂南縣城鄉建設發展有限公司為項目提供全額連帶責任保證擔保,以企業應收賬款設定質押擔保。”農發行沂南縣支行行長江玉濤說。

此外,在甘肅省定西市,農發行定西分行探索創新出“農社擔貸”扶貧貸款融資模式;在山東省淄博市淄川區,農發行山東省分行創新突破的重點項目——“淄川區占補平衡土地開發整理項目”對當地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發揮了極大的脫貧幫扶作用。

事實上,無論是加大扶貧貸款投放力度,還是創新金融扶貧方式方法,政策性銀行扶貧工作的初心和落腳點最終還是在于“實效”。銀保監會在上述座談會上提出5項具體要求,其中有兩項都是關于對“實效”的強調——“完善扶貧工作運行機制,層層明確脫貧攻堅職責,確保各項扶貧舉措落地生根”;“聚焦重點貧困地區,針對‘三保障’難點問題,拿出切實管用的措施和辦法,不斷提高金融扶貧質效”。

保持扶貧政策連續性、穩定性

“這5項具體要求集中體現了三個思路,一是抓意識,提升政治站位,堅守政策性金融定位,把全面從嚴治黨要求貫穿金融扶貧工作全過程;二是抓落實,確保取得實效,明確脫貧攻堅職責,確保各項扶貧舉措落地生根;三是抓問題,實施重點突破,一方面聚焦重點貧困地區和‘三保障’難點問題,另一方面針對中央巡視組反饋的脫貧攻堅專項巡視提出的問題進行整改。”吳琦對此分析認為。

此外,值得關注的是,在此番座談會上,監管層強調,各政策性金融機構要保持金融扶貧政策的連續性、穩定性。甄新偉認為,保持金融扶貧政策的連續性、穩定性,是充分發揮金融扶貧政策效果、保障金融扶貧效率的重要前提之一。只有扶貧政策持續、穩定,才能更好支持扶貧事業,才能盡快實現高質量脫貧、不返貧。

“監管層強調連續性和穩定性,恰恰說明了脫貧攻堅是一項長期工作,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建立金融扶貧政策的長效機制。隨著扶貧工作的深入,金融扶貧的難度也在不斷加大,面臨的挑戰也越來越多。”吳琦表示,一方面,我國貧困人口依然較多,而且大多分布在深山區、邊遠山區、高寒山區等,這些區域同時面臨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的矛盾;另一方面,在貧困人口中,相當一部分是老弱病殘的失能群體,其金融需求也日益迫切和多樣化。

“因此,保持金融扶貧政策的連續性、穩定性,有利于建立健全與脫貧攻堅工作相配套的普惠金融服務體系,持續優化區域金融生態環境,引導金融機構加快金融產品和服務創新,提升金融扶貧的廣度和深度。”吳琦說。

(作者:趙萌)

評論一下
評論 共有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返回頂部

3d怎么玩稳赚不赔